“电话门”事件曝光 四川百事欲状告中国百事

正当被媒体称为“百事风波”、“中国入世反诉第一案”的百事国际仲裁案进入关键时刻,百事公司近日又爆出“电话门”事件。百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因其高级雇员窃取合作中方四川韵律公司董事长胡奉宪的手提电话通话记录,涉嫌侵犯商业机密,被四川韵律推上被告席。9月24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一案件。

事情发生在一年多以前。2002年3月29日16时,一名男子冒充四川百事财务部人员,谎称四川韵律董事长兼其合资子公司四川百事总经理的胡奉宪急需报账,要求电信部门提供胡奉宪的手机通话记录清单。由于此前胡奉宪曾接到过敲诈威胁电话,所以要求电信部门必须经本人同意方可打印通话单。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igrosine.com/,意甲接到电信部门的核实电话后,胡奉宪以为又是敲诈者在“搞鬼”,因此立即通知了公安机关。公安人员将这名男子带回询问后却发现,此人原来是百事(中国)西区分公司销售经理张伟。张伟对窃取胡奉宪手机通话记录一事予以承认,并向胡奉宪写了一份书面道歉信。

据介绍,张伟刚被公安人员查询的时候,曾公开表明其身份,并以“我们百事是国际大公司”,“基辛格是我们公司的顾问”等语言进行恫吓。蹊跷的是,当他现场与一位“律师”频繁通线余次后,又改口称窃取通话记录只是“出于好奇心”,纯属个人行为,与百事(中国)无关。然而,据司法部门取证后发现,这位所谓的“律师”是百事(中国)的一位高层管理人员。这一在国际上都深为商业界所不齿的窃取行为的发生,令跨国大企业百事公司陷入了尴尬的“电话门”事件中。

事发之后,百事(中国)有关负责人曾对媒体发表谈话,否认公司利用自己的雇员窃取商业机密。“一个低级雇员自己想通过其朋友取得电话记录”,这位负责人说:“他接受了警方的调查,并已经道了歉。我们认为这是不正确的,这个雇员也受到了训诫”。

据四川百事代理律师介绍,按照国际惯例,对涉嫌侵犯他人隐私权和侵犯商业机密的雇员,公司都会给予严厉处分,一般会将其开除。据一位百事资深高层人士介绍,百事是一家跨国大企业,有自己的企业文化,对员工素质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这一点可以从它全球通用的《员工行为守则》上得到体现。

但据了解,事情发生后不久,张伟的职位却不降反升,由百事(中国)西区分公司的销售经理调任为其合资企业重庆百事天府饮料有限公司的销售总监。

据悉,张伟在答复公安人员问讯时曾这样说:“我平时工作挺辛苦,可工资待遇却不高,(月薪)只有2万元左右,他们做老总的年薪都很高,我心理不平衡。我想通过这个电话单知道这些老总平时都在什么地方,完全是出于好奇心。”

四川韵律聘请的北京友邦律师事务所周卫平、张明澍律师就此质疑:胡奉宪是四川百事的老总,而非百事(中国)西区分公司的老总,张伟作为百事(中国)西区的一名销售经理,不去对自己的老总产生“好奇心”,却瞄上了素不相识,与其个人更没有任何经济、社会和其他联系的胡奉宪,这样说不是很勉强吗?而且张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外合资企业高级职员,在工作和生活中也从来没有表现出有“窥私”等不良嗜好,却不惜采取违法手段,企图窃取胡奉宪的手机通话记录。这难道仅仅是“好奇心”就能解释通的吗?

值得注意的是,事情发生到本次案件正式浮出水面,时隔近一年半之久。据四川韵律方面介绍,事件发生之初,为避免对百事形象及有关当事人的个人前途造成过度的负面影响,也为了使双方的关系能向良好的方向发展,四川韵律及胡奉宪本人并未将“窃取通话记录”一事扩大化,而是低调地通过各种渠道多次与百事(中国)沟通,希望事情能在内部得到妥善的解决。但事态的发展显示,百事方面在此期间仍在进一步制造事端,扩大矛盾。为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四川韵律将张伟作为第一被告,百事(中国)公司作为第二被告,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方就侵犯商业机密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象征性地赔偿人民币1万元,并在原告所在地出版的报纸上向企业及胡奉宪本人赔礼道歉。

那位百事资深人士指出,事情发生时,正处在双方发生尖锐矛盾的敏感时期。当时,百事方面为了对付与四川韵律之间的纠纷,非常关注其管理层尤其是胡奉宪的活动情况,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方式了解其与什么单位、什么人进行联系。

他分析认为,百事“电话门”事件的进展,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百事国际仲裁案的裁决结果。目前,百事国际仲裁案正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与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同时进行着。

第一被告张伟的律师承认其当事人的行为确有错误,但他称,胡奉宪的手机通话清单仅属于个人隐私,不构成商业秘密。意甲他表示,即使按照原告观点认为胡奉宪的手机通话清单是商业机密,也非原告即四川韵律的商业机密。

而周卫平则指出,在所有的大型企业里,其负责人的电话尤其是手机的通话记录都直接关系着重大商业机密。事情发生后,为避

免商业机密外泄,胡奉宪不得不频繁更换手机。四川韵律与几家国际大型企业的合作谈判也被迫中断,一些合作伙伴因担心电话被窃听而减少甚至取消了与四川韵律的沟通联系。“电话门”事件给四川韵律造成了无法估量的经济损失,也给胡奉宪本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伤害。

而第二被告百事(中国)的律师则一再强调,窃取电话清单的事件,是张伟的个人行为,与百事(中国)无关。

周卫平表示,尽管百事(中国)否认它与张伟的行为有直接关系,但由于张伟与百事(中国)的关系以及事发当时及其后一些不正常的情况,四川韵律还是将它追加为第二被告,法院经过审查后,认为符合受案条件,故立案受理。

一、四川韵律(其前身是四川省广播电视事业开发公司)与百事方面1993年确定合作关系,设立四川百事。正式投产后,年销量约2000万标箱,相当于百事在韩国市场的销量,年利税总额超过7000万元,在中国百事系14家罐装厂中利润水平稳居第二。在世界上所有“两乐同城”(同时有百事可乐与可口可乐生产工厂)的区域内,四川百事是仅有的几个“百事可乐市场占有率超过可口可乐”的企业。

但看起来应该愉快的合作,却不断地出现各种不和谐音符。近年来,百事(中国)与几个合资合作企业之间,因浓缩液价格、国产地方牌号饮料的生产等问题一直纠纷不断,自2002年起,矛盾趋于激化。而在这种“对抗”中,四川百事一直扮演着“领头羊”角色。而作为四川百事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胡奉宪也自然成为百事方面关注的重点对象。意甲

二、2002年8月2日,百事公司和百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四川韵律公司和四川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严重违反合同、侵犯其合法权益为由,向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提起仲裁申请,请求仲裁院裁决终止上述四公司分别签署的《中美合作四川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合作经营合同》、《商标许可合同》和《浓缩液供应协议》,并解散合作公司——四川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一年来,双方律师就程序问题进行了多次书面陈述和答辩。今年8月7日,瑞典仲裁院第76号仲裁案仲裁庭就程序问题先期做出正式决定:仲裁庭在本次仲裁程序中不管辖百事公司、百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针对四川韵律公司的任何仲裁请求,由百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赔偿四川韵律公司因其不当提起仲裁而造成的经济损失。这意味着百事方面的仲裁请求在管辖上败诉,而四川韵律在仲裁程序上胜诉。9月上旬,百事(中国)已经以人民币形式向四川韵律赔付近百万元。

三、百事是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跨国企业之一。1981年它即在深圳建立了它在中国国内的第一家百事可乐灌装厂。1995年3月,成立百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现在中国国内有14家合资合作的灌装厂,以及一家独资浓缩液厂。

百事(中国)对这些灌装厂实行区域管理,下设四个区域副总裁,分别按地域管理东、南、西、北区。四川百事划归西区副总裁江关安管理。

百事在中国的赢利模式:合资合作企业的赢利分成;合资合作企业大量广告及推广宣传费用投入而使其品牌价值及其认知度的提升;由销量增加或价格上升而直接带来的浓缩液的销售利润。

目前,百事(中国)最主要的利润来源于后两者,尤其是浓缩液销售利润。近几年的统计资料表明,外方实际获利(不含品牌资产的增值)为14家中方获利的6倍以上。

百事在中国成立的合资合作灌装厂,其管理架构在初期基本上是由中方推荐或委派人员担任总经理之职。目前,这种架构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主要有三种形式:

2002年,由中方负责管理的上海百事、四川百事、南京百事、武汉百事等4家企业的销量和税后利润分别占整个百事14家合资合作灌装厂的45.8%和61.6%。这四家也是跟百事外方发生矛盾最尖锐的合资合作企业。

chevron_left
chevron_righ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