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勒斯:喧嚣中的一抹翠绿

位于罗马东南约230公里的那不勒斯(Naples;也有人根据意大利文拼音Napoli译成那波利)是一座人口约百万的大型港市。在我的印象中,它不像罗马一般拥有重量级的旅游点:威尼斯的独特水都风情,翡冷翠的文艺气息;同时,它与罗马同是扒手最猖獗的意大利城市,市容也不太整洁。

可是,当我在启程前拟订15天的意大利南部自由行的行程时,我决定把前三天留给那不勒斯。原因之一是,那不勒斯附近有许多闻名遐迩的名胜古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igrosine.com/,那不勒斯如庞贝城、阿玛菲海岸、卡布里岛、伊西加岛、那不勒斯湾、帕斯顿、维苏威火山等,大多在三小时的车程或船程内;游人可以以那不勒斯为基地,在日间拜访这些地区,晚间回城过夜。

当然,那不勒斯本身还是有不少游人趋之若鹜的旅游点,如国立考古博物馆、旧皇宫、大教堂、地下城市等。可我这回要介绍的,是市中心以西的一抹沁人心脾的翠绿。记得我在前赴阿玛菲海岸的火车上遇见一对英国夫妇,说是一踏出位于那不勒斯旧城区的火车总站,就受不了那儿的脏乱及交通的无序,而不想留在城里游览。其实跟多数第三世界国家的城市比较,那不勒斯旧城区还不算太糟,我回答:“那你们应该没到过佛梅罗山(Vomero)。”

芙丽狄亚娜山庄(Villa Floridiana)就是佛梅罗山上的那一抹绿,在大都会纷纷扰扰的环伺下,更显得遗世而独立。这座免费开放(但它有围栏,而且夜晚关闭)像是咱们的福康宁公园,只不过它拥有更精致的园林设计——类似英国式的公园,几乎不见七彩争艳的花朵,只有参天的林木和翠绿的草坪,长满高低起伏的丘陵地。从山下纷纷扰扰的“乱市”,昂然步入这一片静宓,半天徒步赶路的疲惫,顿时一扫而空。

其实,这可能是心理作用,因为山上山下的对比是如此的强烈。信步走在公园的小径和街梯上,芙丽狄亚一如其他略具规模的公园,有栖息的鸽子、手捧咖啡偷得浮生半日闲的上班族、逗娃娃的妈妈、踩滑轮的顽童、那不勒斯闲话家常的老人,还有旁若无人的躺在草地上热吻的情侣。

虽说是有篱笆保护,我意外地在山庄的东面发现一条可以直通相邻公寓的小径;另一座私宅的后门更直接开在山庄边缘,仿佛屋主拥有这一座与民共享的公园。一座19世纪的豪宅则坐落在山庄的北面,当年是一名贵族送给妻子的礼物,如今则改成陶瓷博物馆,收藏来自世界各地的精致陶瓷古董,少不了来自中国的。

福康宁公园有小型碉堡,芙丽狄亚娜的附近却有圣埃摩古堡(Castel Sant Elmo),见证了那不勒斯700年来的兴衰荣辱。古堡居高临下,曾分别在安茹王朝、阿拉贡王朝和西班牙统治下,傲视那不勒斯湾,防范海上敌人。只不过它没真正历经多少大阵仗,反而是充作监狱的时日更多。古堡呈独特的不规则放射状,即有几个尖角的星形设计,大概是为了配合那一带的地势和地质。

如今,圣埃摩古堡真正吸引游人的地方,就在天台上——那儿是眺望那不勒斯市区和海湾全景的绝佳地点。当临“绝顶”(以那不勒斯市区的标准),把令人烦躁的混乱给“过滤”掉了,我这才一览那不勒斯之美——尤其是那不勒斯湾的碧波荡漾、沿岸的城堡、近海的气质小岛……多希望圣埃摩能开放到夕阳西下。

其实,涵盖圣埃摩古堡和芙丽狄亚娜的佛梅罗,曾经是好几个世纪的农业用地,而且可能盛产西兰花,因而有“西兰花山”的绰号。从两百多年前起,整座山丘逐渐被重新发展成中产住宅区。如今,佛梅罗已经完全不留农地的痕迹,而成为那不勒斯市区的一部分。可它依然保留着城市郊区的恬静、悠闲的气氛,从佛梅罗山的东面到南面,共有三条登山缆车路线(furnicular,就是同时“头顶”电缆、“脚踩”铁轨的那种上、下山坡的列车),沿途可以看到依山而建的个性公寓。值得一提的是,我在游玩佛梅罗后,搭乘南面的缆车下山,一离开缆车站,就是那不勒斯的现代商业区。走过优雅的广场和喷泉、时尚的徒步商店街(著名的翁贝托一世走廊——一座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巨型欧式购物中心,就在那一带),滨海而建的另一座古堡Castel Nuovo近在咫尺。

那不勒斯是西西里岛以外黑手党势力最大的城市——在旧城区随处可见的售卖假名牌、盗版碟,以至于失窃手机的路边摊,几乎都有幕后黑手。还好,黑手党没兴趣骚扰游客。而踏上清幽的“西兰花山”,更令我觉得远离尘嚣,也让我对整个那不勒斯多了一份眷恋。

chevron_left
chevron_righ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